您现在所在位置:潮州广播电视大学 > 师生文苑 > 教师作品

教师作品

生命不同抉择的结局
发布时间:2012-10-10

——《姐姐的守护者》小说与电影结局文学对比

厦门大学嘉庚学院     林婕

 

【摘要】在每个家庭中或多或少都会面临着“选择”这个难题。在《姐姐的守护者》中,大师朱迪·皮考特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不幸的家庭面临生命的抉择所经历的一场战争。小说和电影在生命不同抉择的过程中,演绎着不同的结局,两种不同的结局带来的两种不同的戏剧效果,引发了我们对于生命抉择和对伦理困境的思考。

【关键词】  选择   生命  伦理困境

“我来看凯特,不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我来是因为,没有她,我很难记得我是谁。”

----安娜

我们从小被赋予一个伟大的名称——“父母爱的结晶”,作为“爱”这个理由的承受者存在这个世界上,心里很自豪,很幸福,因为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爱”,因为有人在乎。而当有一天,你被告知自己的身体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拯救另一个人,除了这个理由好像就再也没有别的理由来支撑你继续存在这个世界。“爱”瞬间崩塌了吗?荡然无存了吗?那么是不是从你还是个受精卵的时候就注定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另一个人需要你的身体来维持他的生命的这个理由,而成为一个胚胎成为一个人?可是我们偏偏长大了,生活的历练和人际交流使我们有了思维和辨别能力,使我们懂得自己可以选择。要选择接受还是拒绝?因为“爱”和道德伦理,所以要“接受”去解救另一个人的生命放弃自己的健康甚至是死亡么?如果选择了拒绝,我们可能会背上“自私无情”的罪名?于是,《姐姐的守护者》所演绎的这场注定没有赢家的战争,引出值得我们深思的就是关于家庭、个人、道义、亲情、科学及法律等诸多领域,让人内心充满矛盾和反思的故事。

一、   两种不同的选择,两种不同的结局

电影和小说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是两者最大的差异点。温情的电影结局带给人一种轻松欣慰的感受——集三大矛盾于一身的主人公——凯特离开了人世,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妹妹安娜申诉成功获得了身体自主权,自由快乐的过着属于她的童年;妈妈莎拉卸下了重担,重拾热爱的职业。而小说的结局,令人痛哭流涕,让人久久无法接受。凯特虽然终于健康了,但安娜在成功申诉之后却被车撞死,救活了姐姐,命运就是这样不可预测,虽然合理却十足悲凉;莎拉却沉浸在无限的痛苦与自责中,生命显得极度无奈。

在电影中,凯特离世了,可是却使这个家庭以轻松的姿态去面对未来的人生。姐姐凯特在花季怒放中凋零,其生命结局是悲凉的,我们心疼凯特。但同时更心疼安娜,为了拯救姐姐凯特,安娜的小身体一次次的被针筒强行伤害,我们为小安娜鸣不平。而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妈妈莎拉却不得不面对舍弃,她心底里是渴望两个孩子都能健康,但是为了另一个的生命,只能舍弃另一个并不受死亡威胁的孩子的健康。看着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小安娜,凯特的理解和申诉的成功让局外人的我们松了一口气。毕竟看着凯特虚弱的身体和煎熬的人生,也为她感到痛苦。所以电影中的结局好像是理所当然——虽然对凯特有些残忍,但是每个生命都有为自己而活的权利,每个人的出生也许不是自己选择的,但如何生存下去,为什么而生存下去却是可以自主选择、不必受外界控制的。于是,电影选择了让可怜的小安娜活下去。看完电影,只觉得阳光照亮了曾经阴霾的病房,更照亮了所有人都心房。

而小说却更充满了戏剧性,安娜在车祸中丧生,快乐的小生命在瞬间中消失,这对于安娜来说何其残忍。可是小说的结局正是作者朱迪·皮考特想要呈现的这个具有现实意义但由充满了引人深思的矛盾点的意图。《姐姐的守护者》这个题目,明显映入眼帘的字眼是“姐姐”,她是存在这个世界上的,而她的守护者——妹妹,好像并不存在现实中,而是默默的在某一个角落等着救助她的姐姐。这个题目已经告诉了读者们,妹妹终究是为了维持姐姐的生命而到了这个世界,她最后还是为了维持姐姐的生命而离去,不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这正是作者想要呈现的一个引人深思的结局,从而引发生命抉择权这个富有争议性的话题。

小说与电影在结构按排上,各有特点。小说是以安娜的独白为主导,而止于安娜轻松自如的诉讼胜利,最后一幕由凯特来叙述安娜离开后的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意料之中的诉讼胜利,突如其来的生命消失,使小说的结局充分体现了《姐姐的守护者》这个题目,更具有戏剧效果。在电影中,则以莱恩家庭每个人互相扶持为纽带,直到莎拉收到法院的传票后,开始爆发了一场没有赢家的家庭伦理战争,直到最后凯特的离去,这场战争才结束。虽然没有赢家,虽然凯特无奈的离去,但安娜如愿可以自由健康的继续生活,莎拉重拾律师职业,电影的这一结局更令人感到世界的美好。

二、   姐妹的生命,孰轻孰重?

“我要凯特活着,可是我也要做我自己,而不是只做一部分的她。我要有机会长大,即使凯特没有。”

                                        ——安娜

生命的抉择最难就在“两难关系”上,姐妹都爱着对方,但是生命是无私的也是自私的。“我不愿她死,可是,我知道她不想像这样活着。而我是那个能给她想要的东西的人。我一向是那个,可以给她想要的东西的人。凯特看着我说,‘或许。’她靠过来,手放在电灯的开关上。‘不要捐。’她重复刚才说过的话。我第二次听到才知道,那是她真正的意愿P361。”凯特深知自己命不久矣,而可爱的妹妹却要为她拆散自己的身体零件,对妹妹来说何其不公。于是她选择了放弃治疗并劝安娜不要捐。安娜经过了申诉这件事情也意识到自己需要为自己的生命健康维权,也为了使姐姐能摆脱病痛的折磨,她奋力抗争母亲。作为母亲的莎拉,应该是世界上最为难最痛苦的妈妈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怎么舍得让两个孩子都受苦?但是为了生命垂危的凯特,她发出了歇斯底里的争辩,她没有忘记自己生下安娜的初衷,她要凯特活着,只能损害安娜的健康,但是不至于夺走安娜的生命。

于是小说和电影在这里将安娜和莎拉的矛盾引向了高潮,发人深省。到底姐妹生命孰轻孰重?创造一个人来拯救另一个人是否有悖于生命的伦理道德?是不是姐姐没有罹难白血病,妹妹就永远不会来到这个世界?整个不幸的家庭充满了无奈,而他们不得不选择而且只能选择用安娜的健康换凯特的生命。也许,安娜应该毫无余地去拯救姐姐的生命,因为赋予她生命的理由就是“救姐姐”;也许,安娜就是应该站出来为自己的生命健康争取自主权,不要再做救人的工具。两者难全,作者写到这里也是万般的无奈,引人深思。

无论如何,在这个不幸的家庭里,总要有人做出牺牲、让步,相比小说的结局,我个人认为电影的结局虽然令人遗憾的是凯特的离去,但是更合情合理,更能让人接受。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的选择,这个过程充满了无奈,电影中只有安娜留下来,小说中只有凯特留了下来,所以莎拉注定必须只能选择一个孩子,无法两全齐美。总会有人要面对失去,但是只有失去才有收获,很多东西我们无法阻止它的离去。当我们面临最珍贵的生命、理想、感情或者爱人的离去,我们只能对命运唯听是从,束手无策,只不过我们还有爱,还有温情,还有热血,所以不论现实多么残酷,环境多么恶劣甚至,机会渺茫到接近百分之零,我们都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挽救——只是害怕自己太快失去,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虽然深知最后或许会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也许经过了最后无力的挣扎,我们要面临的是接受事实,并且放开无法挽救的局面,那种身心的煎熬又是对我们人生观的另一个更大的考验——选择放弃或是选择继续,这道痛苦的选择题,比争取、奉献、牺牲更难。

不论是妹妹的生命,还是姐姐的生命,都是重要的。而的确,妹妹的存在是依附在患病的姐姐身上。也许最痛苦的莫过于母亲了。但是上帝就是要把如此残忍的选择题摆在她的面前,令她无从取舍。痛苦也要治疗,痛苦也要捐献,她只是在完成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可是妹妹的死,就像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作者警醒我们的也是这个道理:为了救一个生命而去制造另外一个生命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对两个生命都不公平,具有复杂的社会现实矛盾。而小说最终用妹妹的死来结束,是因为作者想要说的就是妹妹还是履行了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因为,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救姐姐,而她作为姐姐的守护者,终于完成了她的使命。

三、不同的结局,同样的伦理困境

这个故事,不论是电影还是小说,安娜是心灵和身体受创最严重的角色。在受尽了身体的疼痛之余,她却在强烈的伦理困惑中度过。一面是母亲的抱怨与不解,一面是心爱的姐姐垂危的生命,命运对她来说真不是自己能掌握的。“我想,她的心跟我一样,仿佛只有沙鼠在跑圈圈。追逐着每一个可能性,结果却绝对哪里也去不了P51。”在母亲接到安娜传票的事后,安娜最不安的是如何面对凯特,她彷徨无助,她陷入了伦理道德的困境。安娜的心底深处是爱姐姐的,她也无法接受自己不捐肾脏给姐姐的这个决定,不管胜诉还是败诉。于是小说安排的结局是安娜要摆脱这种令人疲惫于尴尬的选择,就得在一次意外中离去。这个结局对于小说的初衷是不意外的,有一个人必须走,是安娜代替了凯特。整个家都陷入了极大的悲痛之中。从此,安娜的肾脏在凯特的身体里运作,血在凯特的血管里流淌。安娜和母亲的战争结束了,而她的两难选择也结束了。

这个故事是以悲剧开始,小说和电影的结局可以说都是以悲剧结束,但是电影的结局更令人觉得欣慰。小说中的安娜开始于苦难,结束于更大的苦难,我们不由的埋怨作者对安娜的狠心。作者强烈地感觉到某种伦理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存在,并试图在作品中揭露这些问题。然而在故事快结束时还是将安娜推向了死亡。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电影的结局,凯特达成了她去海滩的心愿,微笑着离开折磨她的病痛和爱她的家庭,妹妹跟正常小朋友一样过着轻松快乐的童年,妈妈又重拾自己喜爱的职业,还有爸爸和哥哥也过上了从未有过的轻松的生活。但是凯特一直活在他们的心里,仍然是他们挚爱的家人。

不论是电影还是小说的结局,总之他们都是以两个孩子中一个孩子的离去为句号。世上千千万万的家庭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不幸,不一样的选择都会导致不一样的结局发生。我们不相信命运的安排,于是努力去挽救去奋斗,结局是好是坏,终于会让我们选择由命运抉择。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失去爱,我们仍然是有人牵挂的孩子,即使像安娜或者凯特一样在不同的结局里离开人世,只要心中曾经有爱,就不会感觉孤单。

“你讨厌去医院。”

“没错。”

“我知道你愿意做任何事,只要能够不再去医院。”

“当然。因为以后你就健康了。”

“或死了。”

“十年后,我还要做凯特的妹妹”。

 

 

 

 

[]朱迪·皮考特.林淑娟 .《姐姐的守护者》.南海公司出版社.